您現在的位置:海峽網>專題地圖>專題要聞
分享

采訪對象:賈錫太,1943年10月生,河南鎮平人。1990年8月任青海西寧鋼廠廠長,1993年2月任青海省省長助理兼省財經委主任,1995年7月任青海省副省長,2000年2月任福建省副省長,2003年1月任福建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黨組副書記。

采  訪  組:邱  然   陳  思   黃  珊

采訪日期:2019年9月1日

采訪地點:福州西湖大酒店

采訪組:賈錫太同志,您好!您2000年調任福建省副省長,在習近平同志直接領導下工作。請您談談初到福建時的情況。

賈錫太:我2000年2月12日來到福州,暫住西湖賓館。我剛在賓館住下,習近平同志就和幾位同志一起來看我。這就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

習近平同志很熱情,他剛一見面就和我親切握手,說:“賈錫太同志,歡迎你來福建工作,你這一路辛苦了!”我說:“感謝組織對我的關心和信任,我能在您的領導下工作,感到很高興。”我們一邊寒暄一邊走到小會議室坐下,隨同而來的幾位同志也都落座了。我一看,這是要開會啊。不過,習近平同志的話題卻很輕松。他說:“錫太同志,你長期在青海工作,對那個地方的氣候適應嗎?你的生活、工作、身體怎么樣?簡單跟我們聊一聊吧。”

本來我初到福建,剛和大家見面,感覺還有點拘束,但習近平同志這么一說,我一下子就放開了,就跟大家介紹說:“我是1967年大學畢業,當時中央搞三線建設,我就主動報了名,到青海西寧鋼廠(原56廠)工作。從普通工人,到廠領導,到政府工作人員,再到副省長,這一下就在青海工作了32年。”習近平同志問:“現在青海發展得怎么樣?”我說:“青海省的生態比較脆弱,經濟發展也比較滯后,改革開放之后有一定好轉。青海的資源很豐富,但開發力度還不夠。我當副省長的時候,全省財政收入才二三十個億。”習近平同志說:“青海是高寒地區,你適應嗎?”我說:“我去的時候才23歲,很快就適應了那里的環境,現在身體也還挺好。”習近平同志說:“我對青海了解得不多,只是在資料上、書本上有一點了解。青海是很好的地方,雖然現在發展比較滯后,但國家在發展,發展總是有層次的,青海會發展起來的。將來有機會,我一定要到青海去看一看。”我說:“你啥時候去,就告訴我,我陪你去!”

接下來,習近平同志就向我介紹福建的情況。他說:“福建的生態環境很好,八山一水一分田,但是經濟發展在改革開放之前也是比較困難的,福建的經濟發展在客觀上有這樣那樣的不方便之處。新中國成立初期的156項重點工程,一項都沒有落到福建,因為那時福建是前線嘛。改革開放以后,福建成了改革開放的前沿,有了根本性的變化,現在的情況比過去好多了。我是1985年到福建工作的,那時候的交通還很落后,從福州到廈門差不多走了一天,早上出發,傍晚才到廈門,但那時整個福建已經開始蓬勃向上地發展了,發展到今天,福建現在的局面已經完全改變了,我們現在已經上了一個臺階,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我認真聽著,習近平同志接下來開始談福建工業的情況。因為我之前在青海就是管工業的,雖然到福建還沒宣布具體分工,但我估計還是分管工業。習近平同志大體向我介紹了福建省的工業情況:“福建省的工業體系比較完整,門類也比較齊全,但基礎工業比較薄弱。能源缺乏,沒有石油,煤炭探明儲量僅10億噸,年產量僅300多萬噸,不能滿足本省需求。福建省的工業這些年雖然有所增長,但是還不能說已經實現了工業化,現在還處在上升爬坡階段。”介紹完基本情況后,習近平同志又說:“青海、福建兩地的差距這么大,希望盡快適應啊!”我說:“近平同志,我盡我的全力吧,相信很快就能適應的!”

最后,我表示要在習近平同志領導下努力工作,向他學習,向老同志們學習,盡快適應福建的情況。習近平同志也很高興,他說:“這樣吧,你先休息一下,然后多到各地走一走。你是從外地來的,跨度大,青海很冷、很干燥,福建很熱、很潮濕,你還需要適應一下環境。如果有什么不舒服,你隨時提出來,我們隨時做一些安排,你一定不要客氣,福建的同志們都很熱情,我們都會支持你的。”

聽了這番話,我心里暖暖的。初次和習近平同志見面,他給我的感覺非常好。來之前,我還是有點兒忐忑的,但在這次見面之后,我感到他確實非常親切。雖然這是初次見面,但是習近平同志待我就像老朋友見面一樣,沒有什么隔閡,一點兒也沒有架子,也沒有講什么大道理,言談舉止那么樸實、親切、穩重、誠懇,給我印象特別深。

很快,省政府分工就安排下來了,我分管工業、能源、交通、安全等工作。習近平同志找我談話說,你剛來,大家都會給你介紹情況的,但是我建議你還是要到第一線去了解第一手材料。因為時間有限,你最初的調研可能只是對情況建立一個感性認識,然后逐步深入調研,才能了解得更透徹,繼而提出你的建議,我們大家再一起共同研究決定。我到福建的第一個月,基本上都是在做調研。聽了習近平同志的談話,我很受啟發,對接下來的工作也更有信心了。

采訪組:習近平同志對福建經濟發展戰略的思考給您留下了哪些深刻印象?

賈錫太:習近平同志考慮問題思路很寬,站位也很高。他對經濟發展戰略的制定從來不是想當然,更不會拍拍腦袋就作決定,因為一個方面的舉措往往會牽扯到另外一個方面,一個事情解決了,有可能會對另外一件事情形成沖擊。所以,習近平同志制定戰略和作出決定,都會充分預估可能出現的問題和影響,未雨綢繆,做好善后,把可能的沖擊化解到最小。

習近平同志主持福建省政府工作期間,把各項改革都抓得很緊,的確很有戰略眼光,很有思想,很有謀略,考慮事情很周到。今天我們總在強調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實際上,早在本世紀初期,習近平同志就對我們工業戰線的同志們強調,要注意調整思路,幫助國企建立現代企業制度。

今天民營企業的地位空前提高了,但事實上習近平同志在福建的時候就已經根據當時的情況,提出來一定要大力推動民營經濟發展。福建民營企業的起步雖然很好,但當時遇到一些瓶頸,跟江蘇、浙江、廣東等地相比民營經濟顯得滯后了。習近平同志就親自帶著各個相關部門的領導去考察,針對當時民營經濟遇到的問題,在充分調研基礎上總結各地經驗,提出解決問題的辦法。

習近平同志之所以一直很有想法,很有創新精神,就是因為他始終注重深入實際,貼近基層,掌握第一手材料,熟悉情況。他懂老百姓的心,喜歡和老百姓聊天,老百姓在他跟前有啥說啥,可以隨便聊天,這個很不簡單。其實,老百姓的話很直率,往往一語中的,對我們工作是很有啟發的。

在我們研究工作過程中,習近平同志總是強調“問題導向”。解決問題是一個過程,不是一蹴而就的。在解決問題過程中,既要及時審視問題解決到什么程度,又要注意了解存在哪些短板、未來還可能出現什么問題。比如,晉江過去是個“地瓜縣”,出產地瓜、蘿卜、花生等農作物,群眾生活比較困難,很多人就去東南亞謀生。改革開放以后,晉江大力發展民營經濟,給民營經濟的支持是很大的,結果民營企業百花齊放,各種形態的民營經濟就像雨后春筍般一個一個往外冒。而且晉江的發展趕上了當時經濟短缺的節點,產品生產出來很快就賣光了。到2000年,也就是我來福建的那年,晉江已進入全國百強縣了。但發展到一定程度,晉江就遇到了瓶頸,主要是因為國內外市場競爭加劇,市場已經有了明顯壓力。企業原有的生產經營模式、管理水平、技術檔次已不適應現代市場經濟要求。主要表現在:同質同類的普通型加工企業多,高精尖領軍企業少;家族型企業多,現代管理人才缺乏;企業產品技術含量不高,缺乏市場競爭力。

習近平同志針對這些問題,多次深入企業、基層、農村調研,從實踐中尋求對策,幫助企業找方向、定航標,鼓勵、支持、引導民營經濟發展。他多次強調,晉江要認真總結改革開放以來的成功經驗,找出存在的問題,進一步解放思想,充分發揮港澳臺僑的優勢和敢拼會贏的精神,引導企業開闊視野,轉變經營方式,優化產業結構,加快技術創新,實施品牌戰略,提高企業的市場競爭力。在他的引領和推動下,晉江堅持以改革開放為動力,以市場需求為導向,緊緊咬住實體經濟發展并不斷創新,推動經濟社會全面發展。到2016年,晉江連續23年位居福建省縣域經濟第一位,連續16年躋身中國百強縣前十位。

習近平同志密切關注晉江的改革發展,從堅持改革開放和融入世界經濟格局的深邃視角進行戰略思考,系統總結和闡述了“晉江經驗”的內涵和意義,形成了關于“晉江經驗”的重要理論成果,在《人民日報》發表后引起全國關注,這也成為晉江多年來創新發展、全面發展的行動指南和制勝法寶。現在來看,習近平同志總結的“晉江經驗”,不是對過去工作的簡單總結,而是具有針對性、系統性和前瞻性的,充滿了生機和活力。“晉江經驗”的總結,推動了晉江實現跨越發展,同時對全國區域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導意義。

那個時候,福建經濟面臨著轉型和升級問題,習近平同志采取很多舉措來加以推動,引進外資就是其中一個重要舉措。他很早就注意到福建經濟發展要跟國際接軌,通過引進外資能把很多資金強、技術強、管理強、影響力強的國外優秀企業引進來。習近平同志講,要利用好國內和國際兩種資源,利用好國內和國際兩個市場。他當省長的時候,就抓住了機遇,放手引進外資。在引進外資的時候,他要求一定要努力引進世界500強,這些公司有先進的技術,有先進的管理經驗,能帶動福建的整體水平。但世界500強企業眼光也很高,他們會先看北京、上海、廣東,把他們引進到福建來有一定難度,但習近平同志仍鍥而不舍地做這項工作,取得了很大成效。

采訪組:我們了解到,奔馳公司是習近平同志任省長時引進來的。請您講一講當時的過程。

賈錫太:汽車工業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產業,對相關上下游產業有大規模的帶動效應。習近平同志高度重視福建汽車工業的發展。在當時,福建的汽車工業還處于起步階段。2000年,閩臺合作東南汽車一路快速發展,憑借得利卡、富利卡兩款車型,迅速躋身全國輕客行業第二位,不僅引起技術來源方日本三菱的關注,也激發了全球第二大汽車巨頭——戴姆勒-克萊斯勒集團對落戶福建的濃厚興趣。當時,中國即將加入WTO,全世界的汽車巨頭爭相提前擠入中國市場。戴-克集團(2007年10月戴-克完成分拆后,才改稱戴姆勒集團)對中國市場非常重視,集團高層走遍了在中國的所有直接、間接合資企業。考察商機之后,2000年12月來到東南汽車參觀,一下子就被東南汽車所吸引,決定與東南汽車開展合作。于是,雙方展開了頻繁的接觸和商談。

2001年2月,雙方又作了一次高層接觸,達成初步合作意向。3月30日,戴-克商用車部副總裁斯加諾特(Scharnhlrst)先生來閩洽談,閩臺德三方合作進入預可行性研究階段。5月30日,戴-克集團派出該合作案最高負責人、商用車部總裁盧貝克(Rolf Barke)博士來到福建,就未來各方合作股比、派駐合資公司職位等兩大關鍵問題進行最后商談。

2001年5月31日,時任福建省省長的習近平同志和我一起會見了戴-克集團商用車部總裁盧貝克博士一行,熱誠歡迎戴-克嘉賓到訪,同時歡迎他們到福建投資合作,有力推動戴-克集團與福汽集團東南汽車簽訂了合作意向書。

當時的情況比較復雜,談成合作并不容易。戴-克集團想控股至少50%,而中國汽車產業政策規定整車企業的中方股比必須不低于50%,臺灣中華汽車又不想缺席。綜合考慮多方面因素,三方商定最終合作方案為:戴-克與臺灣中華汽車在香港合資成立一家名為“戴姆勒輕型車香港有限公司”的企業,而后以此為主體,與福汽集團合資成立新的中外合資整車企業。戴-克集團來閩投資,為福建汽車工業發展和提升帶來前所未有的大好機遇。

習近平同志對福汽集團給予極大支持。2002年6月13日,他主持召開省政府專題會議,研究東南汽車加快發展的關鍵問題,還重點研究與戴-克合作生產商用車等福建汽車“十五”期間重點發展項目,對下一步推進項目報批工作進行了部署。習近平同志要求,福汽集團抓緊編制與戴-克合作的商用車項目建議書,做好項目前期準備和論證工作,條件成熟時上報國家計委審批。

2010年9月4日,時任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同志回福建視察,專門抽出時間到福建奔馳視察。他饒有興致地參觀了福建奔馳展示廳、總裝車間,詳細了解了企業股東方構成、年產銷量、產品研發等情況,充分肯定了奔馳的產品質量,對福建奔馳項目的建設和發展情況表示肯定。他強調,要加強自主研發的力量投入,吸收國際先進技術,大力推進自主創新。他還與車間一線青年工人親切握手,了解他們的工作情況,希望他們學好技術,好好工作。

習近平同志深情回憶道,當年選擇在青口建設汽車城,他親自參與了,很高興看到青口汽車城發展起來了。他還向福建奔馳來自戴姆勒集團的副總介紹說,福建奔馳這個項目就是他任省長時確定下來的,喜悅之情溢于言表,充分體現了他對福建奔馳項目和福建汽車產業的親切關懷和殷切期望。

采訪組:請您講講習近平同志任省長期間,福建石油化工發展的情況。

賈錫太:當時福建的煉油工業水平比較低。福建沒有石油,沒有天然氣,煉油技術也不行,和中石化合資建設的年產250萬噸煉油廠,根本滿足不了全省每年1000多萬噸的油耗,這是一個很大的短板。習近平同志說,一定要關注能源建設,因為能源是工業的基礎,是工業的“糧食”。他深入到福建煉油廠考察,看看產能瓶頸、技術瓶頸到底在哪里。他還帶隊到北京去找有關部委和中國石化總公司,請他們給福建的石化工業一些幫助和支持,幫助福建煉油廠提升檔次。

當時美國的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和沙特的阿美公司也在習近平同志的視野之內,他就派我到美國去考察。我看了他們的煉油廠,非常先進,全部自動化,廠區之內幾乎看不到工人,這和我們的小煉油廠形成了鮮明對比。我們小廠里面好幾千名工人,光工資就把利潤全部吃掉了,所以煉油成本很高。回國以后,習近平同志和我們進行研究,除了資金、技術、管理等方面因素外,我們分析埃克森美孚是美國舉足輕重的企業,如果能引入福建,對臺海形勢也會有正面影響。沙特是產油大國,沙特阿美石油公司的合作潛力也十分巨大。因此我們決定開始運作合資企業項目。但我們把方案報給中央有關部門之后,遲遲沒批下來。習近平同志堅持不懈到北京去找有關部門和領導談這個事情,反復強調現在是既有市場需要,又具備條件,希望能把埃克森美孚和沙特阿美引進來。當時批項目確實很不容易。在習近平同志鍥而不舍努力下,有關部門研究了這個方案,終于在2002年9月把這個項目批了下來。

企業投產后,成了福建省的骨干企業,多年以來都經營得非常好,2016年實現利稅163億元。習近平同志為這家合資企業的成立付出了大量心血,給福建人民做成了這么大的一件好事。

采訪組:“數字福建”是習近平同志在福建實施的一項重要舉措。請您談談有關情況。

賈錫太:上世紀80年代的福建,同全國情況一樣,計算機、網絡尚未廣泛普及。1989年,習近平同志任寧德地委書記時,就憑著對信息化的敏銳和前瞻性認識,提出用通信改善彌補閩東老區交通不足。

1998年初,國際上提出“數字地球”的概念。“數字地球”以數字化、可視化、網絡化形式構建地球信息模型,通過網絡相互查詢協作、共建共享。習近平同志對此高度關注。2000年10月12日,他在時任福州大學副校長兼信息學院院長王欽敏同志《“數字福建”項目建議書》上作出長篇批示,指出:建設“數字福建”意義重大,省政府應全力支持。實施科教興省戰略,必須搶占科技制高點。

2000年10月27日,省委全會通過“十五”計劃建議,提出要建設“數字福建”。2001年2月7日,習近平同志作省政府工作報告,對建設“數字福建”提出明確要求。從此,福建拉開大規模推進信息化建設的大幕。在“數字福建”建設初期,習近平同志就明確了“數字福建”的發展內涵、建設模式和目標任務,為“數字福建”建設開好了頭、定好了調、布好了局。2000年底,習近平同志組織相關人員到企業去考察,他考察得很詳細,各方面細致入微,為后面的戰略部署作了充分準備。

2001年初,福建省政府成立“數字福建”建設領導小組,習近平同志親任組長,潘心城、黃小晶和我三位副省長任副組長,18個省直部門的主要領導作為小組成員,各設區市建立信息化主管部門,形成上下職能一致、業務銜接、分工負責的信息化管理體系。

“數字福建”作為數字中國的重要思想源頭和實踐起點,備受各界關注。這些年來,“數字福建”系統工程取得多項創新性成果。比如,第一個建成統一的省市縣三級電子政務信息網絡體系;第一個建成省市縣三級政務信息共享平臺;第一個實現省級醫療保險聯網和醫院聯網;第一個建成生態環境領域大數據運用的福建生態云平臺;率先推行文件證照電子化應用,基本實現群眾憑身份證號碼、企業憑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就可以辦理個人和涉企服務事項;率先建成全省一體化“12345”政府公共服務平臺;“閩政通APP”功能不斷完善,基本實現高頻便民事項“馬上辦、掌上辦”。

在智慧社會建設方面,教育“班班通”工程全面覆蓋福建全省中小學,促進城鄉優質教育資源共享;實現社保卡覆蓋全省城鄉居民,做到一卡就診、一卡結算,建立全省統一的居民健康檔案,推進數字化醫院建設,有效緩解居民“看病難”問題;積極推進“智慧公路”、“智慧港航”、“智慧運管”建設,人臉識別、車牌識別、移動支付等新技術在交通領域推廣應用;食品安全“一品一碼”、國際貿易“單一窗口”,全省公共服務均等化、普惠化、便捷化水平進一步提升。2018年,福建全省數字經濟規模超1.42萬億元,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信息化對經濟高質量發展的疊加、放大和倍增作用日益顯現。

“數字福建”今天取得的這些成績,與習近平同志當年的遠見卓識密不可分。他有思想、有胸懷、有魄力,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采訪組:在與習近平同志共事3年時間里,您有哪些體會?

賈錫太:習近平同志抓工作是非常全面的,他在工作指導上具有前瞻性、戰略性,在具體實施中有韌勁、敢擔當,為福建發展作出了很多重要貢獻。在他主持省政府工作的這一段時間,福建省“爬坡上山”的目標基本實現,而且為接下來幾十年的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時間過去越久,越能夠看清楚習近平同志在福建所做工作的深遠意義。從中我也感悟到,作為一名領導同志,要帶領很多人一起往前走,一定要有前瞻性、要有遠見,對社會未來發展有一個清晰規劃,起到引領作用,發揮“領”和“導”的作用,這才是優秀的領導,才會給國家和人民作出歷史性貢獻。習近平同志在福建的時候,是福建人民的好領導,引領了福建這么多年的發展。現在,他是我們黨和國家的核心,引領全國人民向前走,為我們國家和社會的未來發展繪制了藍圖、指明了方向,使全國人民有盼頭、有奔頭,是全國人民的好領袖。

責任編輯:趙睿

最新專題要聞 頻道推薦
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
二十不惑電視劇在線觀看全集 二十不惑
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
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
一周熱點新聞
下載海湃客戶端
關注海峽網微信
?